企业经济自由与商业伦理(下)
2008-09-22 16:32:58
  • 0
  • 5
  • 52

李景鹏:我很遗憾没有读过安.兰德的书,孤陋寡闻了,今天听到Dr.Yaron Brook用简短的语言介绍兰德基本的情况,她的基本思想还是很明确,她认为需要有一个自由创造的环境,人们在这个环境当中,就可以用自己的理性和创造去增加社会的财富,这个就是符合道德的,这样一个线索我觉得还是很明确的。


我 觉得道德问题,它是一个历史的范畴,就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或者人性的角度可能说不清楚,而且彼此之间谁都说服不了谁。我觉得衡量道德的最主要的基础就是社会进步,符合社会进步的,我就认为是道德的,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它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所提供的条件都不一样。在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 变的过程当中,奴隶劳动,奴隶对主人的服从就是道德的,奴隶背叛主人就是不道德的。但是社会在向前发展,发展到中世纪以后,原来那种对奴隶的,把奴隶完全当做工具,不当作人,就是不道德的。农奴制既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又给他一定的自由,这样的一种制度就是道德的。到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以后,资本主义整 个的生产方式,以及跟大家相联系的东西就是道德,因为它是工业文明,我觉得到现在为止,资本主义所创造的一切,他创造的巨大的社会财富,在对人类文明各方面的贡献,跟这个相联系的行为,我觉得都是道德的。


当 然资本主义还得向前发展,人类社会不会停止,我觉得兰德她所颂扬的,她所要维护的是资本主义的青年时代,帅小伙那个资本主义,但是现在资本主义已经有点满脸皱纹了,很多的弊病都暴露出来了,所以包括美国和西方正在抛弃自由主义,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它不是抛弃,它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不可避免的生长出来了,竞争 的基础上就生长出垄断,垄断以后就没有自由竞争的那样一种环境,然后又有很多东西都妨碍人们的自由思想,包括在资本主义社会泛滥各种各样的广告,你觉得我拿钱去买东西好像很自由,很自主,但是实际上你是受铺天盖地广告的束缚,他没有完全的那种自由。所以自由的环境,由于资本主义从年轻时代不断向中年,老年 的方向发展,原来的那种自由的环境逐渐在发生变化,因此也就生长出来了很多不道德的东西。


因 此,考虑到跟资本主义所生长的不道德的方面相反的那些就变得道德的了,比如说志愿者行为就是道德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道德是跟社会进步的状况相联系,离开了一个社会的问题,很难谈道德还是不道德。总的来说我是这样来看这个问题,今天还是很受启发,促使我进一步思考这些问题,因为我事先没有准备,我就简单说这 么几句,谢谢大家。



毛寿龙:谢谢李老师。下面有请经济学家夏业良,夏业良是有点“反骨”的兰德式的英雄,他来评论。



夏业良:刚才毛寿龙教授讲话的题目是:中国语境下的资本主义道德,这个标题起得很有意思,因为在中国1949年 以后的语境下,资本主义从来没有被人赞誉过,即使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大家得到的好处都是来自资本主义的生产运行方式,就是你吃了它的好处,反而说它的坏,挂的是“社会主义”的羊头,卖的却是资本主义的狗肉,老百姓不知道对于资本主义的价值评价究竟是从何而来,执政党或者主流意识形态告诉了他哪个东西是好的,哪个东西是坏的,所以他只能被动接受。比如说党和政府在过去几十年里(尤其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之前),心甘情愿地把人类最美好的价值都贴上了“ 资本主义”或“资产阶级”的标签,比如说把发财致富说成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我们讲到人性论的时候会说资产阶级人性论,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包括女孩子过去穿高跟鞋都被称之为受资本主义思想的毒害,把一些美好的东西,都命名为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或生活方式,而资本主义的思想和价值观是在中国是被完全否定 的。


我 觉得兰德思想的可贵之处在于她是一个独立的思想者,可能也是一个孤独的思想者,因为在她那个时代里面,虽然有一部分人对她非常推崇,但是在学术界并没有很高的地位。我在去年曾经翻译了美国前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回忆录,他提到有关中国的时候,一方面赞誉中国取得的经济成就,另外一方面提到如果对思想,对自由 的控制不放松的话,中国很难有再大的发展和进步,有这样一些语句,中方不同意要把它删除掉。格兰斯潘提到年轻时候对他思想影响最大的其实不是经济学家,虽然他自己是以经济学为职业生涯的,但是他经常去参加兰德的思想沙龙,其实他刚去的时候对兰德这一个人并不完全认同,甚至觉得兰德在某些方面可能过于锐利, 乃至于失去了女人外表给人本身的一种美好温柔的东西,但是他渐渐发现跟兰德辩论,每次都能使他产生很大的受益,兰德提出的一些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他感觉到事后对他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他重新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本来有些方面他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一些被社会确认的东西在兰德那里还要重新思考。


我 想兰德就是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人,他的最高价值是什么,其实就是思考,思考是人类唯一的美德,而且兰德特别崇尚理性,大家知道,经济学是特别讲究理性,经济人就是一种经济学理性的表述,兰德所讲的理性和经济人理性还有一些微妙的差异,现在在中国社会中有一种舆论导向,就认为经济学是不道德的,经济学家往往是 不道德的、只知追求物欲的群体。我每次试图辩护时,总有人说你是经济学家群体中的,所以你当然要为你自己的群体辩护,其实不是,如果我们空泛地讲道德很难具有说服力, 所以我们要分很多层面去讲,经济人所讲的经济人的理性和道德,强调的是你在一个合法的自由的环境下,发挥个人的创造性,去争取一些价值,只要你不伤害他 人,只要你不是有意在伪造一些东西,本身你的追求就是合法,有道德的。而不是说个人做每一件跟经济相关的事情时都要考虑我做这个事情对周围人有没有好处,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他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是想我能从中得到多少收益,得到多少好处,但是每个人都是凭借自己的智力和劳力去努力,你获得了价值, 同时也为社会创造了价值。现在我们很多的教育非要强调你做一个具体事情时,就要想着它能为别人谋幸福,为集团谋幸福,为全体人民谋福利,就是把每个普通人都拔高到一种圣人的层次。其实我们这个社会越是提倡大家做圣人,就越不可能出现圣人。


我 再补充一句,兰德具有一种非学术指向的真理探求,目的不是为了追求学术价值,我们的社会中特别要学会理解和尊重别人的工作,我们探讨别人的理论和思想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就把别人的思想否定了,在我们的社会中,如果不知道如何尊重和理解别人的思想成果,我们这个社会其实不能真正进步,因为我们很容易扼杀一种 好的思想的萌芽。(掌声)



毛寿龙:谢谢夏业良。下面赵旭评论。



赵 旭:我想说简单一点。我想说我们可能首先一件事情是要弄清楚利己主义是什么,大家说了半天,因为我听了就有两种利己主义,一个是我们中国人说的利己主义,也包括像西方的宗教所批评的利己主义。就是它是一个不理性的利己主义,利己去损害他人的这种利己主义,完全为了我个人的利己去损害他人的利己主义,这个是 被批判的。另外就是安兰德的理性的自立,这个恐怕是真正的利己主义,这两个如果没有分开,我们就不知道到底批判哪一个,这个混淆就造成了逻辑的缺陷,西方的道德也好,中国的传统也好,去批判安兰德主张的理性的利己主义,就批判错了。我们可以看到这种逻辑缺陷带来的问题,我刚才也看了军宁有一个勿忘我的书 评,那种利己损害他人的利己主义在逻辑上是有冲突的。你损去损害别人,就是你没有尊重别人的利己主义,你既然是利己主义,你有追求你自己价值的权利,别人也有追求他的价值的权利,这个里头是不应该的。你光提倡利他主义,不承认自己的价值,自己的利益的话,这个逻辑上也是冲突的。你把自己不要的东西去送给别 人,比如说你去做慈善,你把钱给别人,你就觉得别人要钱,你自己不要钱,你把自己不要的东西送给人家,这不是害人家吗,当然不光是钱的问题了。


所 以我觉得这种逻辑缺陷带来的问题,就是把我们现在的事情给批判是哪一种利己主义弄乱了。实际上在中国传统价值观里面,表现出来的正是这种逻辑的冲突。比如讲我们的传统价值观,一直是有两个,一个是显性,一个是隐性,中国从来都是扼杀个人,这是表面上的一种现象,我们公开讲的,教给你的东西都是儒家的,叫做 道,但是实际上真正起作用的都是术,真正大家崇尚的东西恰恰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表面上讲的都是道,所以这种东西就在冲突,包括中国为什么会走向改革,实际上也是这种内在的冲突,改革的理论基础是有的,或者思想基础也是有的,人本来,不管你承不承认这种自立,它是客观存在的,就是说只是换了一种方式。


中 国的价值观,传统这种价值观,由于这种逻辑冲突,逻辑的缺陷,恰恰就是说他的表面上都要利他,但是背后真正是不承认别人的价值,只承认自己的价值。我没有读过安兰德的小说,只看了一些资料,我发现她的中心思想,其实在以前也是可以看得到的,包括亚当斯密,我们古典经济学的基础,理性经济学基础,也包括了我 们现在法学的构建基础,基本上也是这样,保护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条件是别人也有权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你不能影响别人想做的他的事情的权利。


市 场和市场经济是两件事情,市场近来是一种制度,就是靠市场来起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现在比较标准的说法就是这个说法,但是市场不是市场经济,市场是一种机制,在计划经济的情况下市场也起作用,不管什么情况下市场都是起作用,你计划经济的条件下,好了,你虽然没有产权,所有的东西都是国家的,市场就起作用, 大家就都不去生产,生产出来的东西不是你的,背后还是理性的这种自立,或者理性的利己主义,理性的利己主义,不论你是什么社会制度,什么样的经济体制,它都在起作用。你是计划经济体制,它也会起作用,你是什么体制它都一样,只是表现出来的结果就不一样。就是尊重市场的规律,回到我们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 就讲一句话,你尊重市场,市场就回报你,你违背市场,市场就惩罚你。


毛寿龙:谢谢赵旭,制度是重要的。我们有两位真正的哲学家,一位是翟振明,他是真正的哲学家,中西兼通。



翟振明:非常谢谢Dr.Yaron Brook博 士把安兰德的思想非常清楚的介绍给我们,在中国这时候我觉得是非常及时的,我自己写第一本书的时候,在书里面我引用过兰德作为讨论的,但是主要不是对她的伦理思想方面,而是客观主义——虽然我那本书是讨论伦理学的基础问题。在这方面引出一个话题,刚才李教授说关于伦理学和道德的问题,在我们很多人观念里面有一些专门做伦理问题的思考有一点错位,包括在西方很多人都有这种,和他们讨论问题好像没有搞懂她到底要说什么。


伦 理学,安兰德她主要是为资本主义自由,竞争,为自我实现进行辩护,搞哲学理性主义,客观主义,如果按照我们平时理解的道德伦理来说不需要那些,不同的时期需要不同的道德,她真正的意图在于这个伦理学,从古到今的哲学伦理学家,理论上是相通的。论证,从道德本身论证人的生活最有意义,该过什么样的生活,第一 层。然后人的怎么样的生活状态是最好的,再进入社会制度该怎么样,才符合人最有意义的生活。人的信仰,在这个时候她是跨越所有时代的论证,而不是我来为他辩护,所以理性主义,客观主义。传统的西方的道德哲学家都是这么做的,如果没有这么做,没有人把他们叫做道德哲学家,所以和我们平时讲的论证,我们怎么对 这个社会有利这种说法,一开始哲学家不讨论这个问题,其他和伦理道德没有关系的问题,理性,真理是什么,从那里开始导出来的。


我们再看看西方的伦理学,现在有规范意义的就是康德的道义论,和穆勒的功利主义——当然这个功利主义不是自私自利的意思,这两个道德哲学在Dr.Yaron Brook讲 的时候,在这两个最有规范的伦理学当中,并没有把牺牲自己当成是道德论证最高的东西。康德并不是让人牺牲,而是把每个人当成同等,对等的自由主体,是这样来的,并没有让他牺牲,把谁当工具都是不对的,这是最主流。还有穆勒的功利主义,讲的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并没有叫你牺牲,能够得到最大的幸福量就是 道德的,这两种道德理论,他们试图论证人类这样的社会就是最好的社会,社会进步概念才引入什么制度是恶的,什么制度是善的。Dr.Yaron Brook说, 安兰德看来什么样的制度是道德的?关于制度的道德问题,不是人类的道德问题。现在引入政府的正当性问题,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哲学伦理学和哲学道德观念完全区分开来。一般情况下,道德哲学是和它对着干的,能相符合的东西没有人讨论他,滥杀无辜没有人妥协他,就是和理论不相符的时候,道德理论才起作用。从描述上 有法律道德是规范什么——这 是从道德原则上讲,理论逻辑关系上讲不是这样子的。立法什么叫好?什么叫坏,什么合法,什么不合法,刑法在这一块上是和直接的伦理判断站在一起的。人权概念哲学家来看不只是有这个社会,才有人权,这就属于完全道德哲学的范畴,而不是说在这种社会下,我们该怎么做和人相处好,或者 叫爸爸,叫妈妈之类的,尊重师长,从这里谈论道德问题是错开的,在它的末端里面插入进去。在这里所谓的伦理学对所有应该不应该的判断进行论述提供一种基础就是道德哲学。所以法律属于应该不应该,什么样政府好也是应该的问题,还有合法性问题——在这个逻辑上是后伦理学的,包括对社会的判断,后退,还是进步都是在伦理判断之后产生的。


所 以康德的人是目的,不能当为手段,在这个方面上,在他看来是判断社会是否进步的一个方面。以前的社会人否定自己,把人交出去,不自己进行判断。为主宰自己的命运而奋斗才是应该过的生活,而不是说这样才会促进社会进步,不能逻辑搞颠倒了,任何社会制度不符合这个我们就换一个,所以我们要启蒙,要创造新的社 会,所以道德哲学是这样来做的。


安 兰德在西方学术界的地位为什么没有那么高,在我看来她对康德有误解,她觉得康德哲学是道德哲学的反面,所以她反康德,但是康德在最基本里面上,如果安兰德的理念只是讲她的客观主义,没有加上理性主义传统辩护的话,估计她是不能辩护到底的,自由是至上的,而不是说财富是至上的。刚才讲交换是我们最高尚的东西 就有两个价值混合在一起,在这个层面上要进行论证,康德的逻辑传统里面有论证的,所以在这方面理性主义的自由原则、自主原则,包括自己对自己某些欲望的克服他都进行了论证,但是哲学家都讨论的这些问题她没有接入,所以哲学学术里面,她的地位没有那么被承认。这个意义上讲,很多哲学家非常复杂的逻辑论证问 题,她的目标没有在这里。当然,她的影响是正当的,她不进行这些讨论也是正当的,但是她刚刚好在关键点上没有切入这些理论的抽象层面的讨论,所以在这方面她既然要说这些东西,从最基本的哲学原则出发,学术界要求她应该也是不过分的——所以她被冷落是有原因的。但这并不是对她的理念冷落。左派思想,集体主义至上的价值观在理论上是过不了关的,从理论上讲,我没有谈论公共利益就完全可以定义什么叫个人利益,而不是相反——这在逻辑上是不对等的,哲学家稍微清晰一点他都不会犯这种错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什么西方哲学家很少讨论马克思呢,因为他这方面没有想什么问题。也是因为个原因,所以在哲学理论界受到冷 遇的方面,兰德和马克思的基本社会学原因是基本相似的,我就讲这么多,谢谢。(掌声)



毛寿龙:谢谢翟教授从哲学角度给我们探讨了客观主义的哲学基础,我觉得安兰德最关键还是对自由的探索,以非常犀利,针对她所关注问题的方式进行了符合西方哲学传统的论证,她的理性主义应该说跟我思故我在,跟罗素的理性主义,跟康德的一部分理性主义还是有差别,哲学还是能够为非自由的独裁进行论证。



崔 伟奇:感谢主持人,谈几点感想,第一个感想我觉得安兰德思想对中国很大意义上是启蒙的意义,因为安兰德实际上传达的这些理念没有新东西,无非是把古典经济学的道德的理想重新在我们这个时代进行了阐述。某种意义上讲古典经济学实际上是完成一些道德的设想,当然我们改革开放建立市场经济,我们缺乏一个,这一点 很长时间忽视掉了,我们的道德经济的问题。


安 兰德有一个价值是不能忽视的,对于自由的倡导,现在西方对资本主义的反思,实际上也是现在西方反思资本主义的,现在影响很大的是后现代主义,其实主要是反思资本主义对自由和创造性的压力。相对来说安兰德的思想更具有一定的建设性,总体上来讲,我觉得安兰德更多是一个文化现象,不是学术性,我没有认真读安兰 德思想。


我 觉得安兰德讲的财富观为核心的,我个人觉得它是一种权利,对财富的阐释可以理解为人,创造性,追逐财富的权利,还有这个财富能否得到回报,我个人觉得这里面核心的价值,我不一定说得对,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道德的问题好像不是第一位,无论是世俗道德,还是学术上的道德。如果把安兰德的思想按照道理来阐 述的话,她的思想是有一定的矛盾的,她很重要的预设就是道德至上的一个反思或者是排斥,安兰德做的选择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延续了道德至上,实际上我觉得道德问题有更多的意义,社会的意义,非常大,包括我觉得真正的自由主义道德,利己和利他本来就是一种自由选择,只不过我们现在的社会制度,包括意识形态使得 利己利他严重的激变,不对称,以制度的方式制约了它。


我本来是想来听的,就将这么多,谢谢大家。



毛寿龙:非常感谢崔伟奇的解读,安兰德的真正思想应该是自由,道德上的论证实际上还是对自由的论证。中国的道德,谁最推崇道德,谁最讲究道德至上,是军阀混战时代的所有的军阀,他们不崇尚自由,下面我们自由讨论。



郑 旭光:我记得上一次我有一篇叫《安兰德想批判——《阿 特拉斯耸耸肩》的读后感》,发表在豆瓣上面。实际上我对兰德的感觉是很复杂的。看兰德的东西,一个是 《阿特拉斯耸耸肩》,另外一个是《源泉》,很费时间,但是都看完了,看完了以后,真的是非常好的书,我觉得一个好书的价值是多重的,我是奥地利学派的崇拜者,我觉得这个世界是一个经验和主观的世界,很奇怪的是安兰德用的词汇是客观和理性这样的词,我觉得她有一个不同世界的语境,客观和理性标彰的是美国的实 用主义精神。安兰德对哪个人群最有意义呢?我觉得对于那些从国立学校,从幼儿园上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对他们是最有用处的。因为这个学校教育,关于思想品德驾驭,可以说恰恰是要把真理蒙蔽起来向你传达的,是跟真理做一个相反的宣传,你的老师教给你的东西不一定是他信的,甚至是他不信的东西,我觉得可以 把兰德的作品当做高中或者是大学的读本来看待,但是从学术意义上并不是她讲的都是对的,我把她看做另外一种很犀利的校正物,她非常激情,她看到一种谬误的时候,一定要纠正它,语言当中也有它的偏激处。


实际上我觉得更多的时候,用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就像政府,像这种力量一样,我们很多问题是非道德问题,当然对于学生来说有一种替代性的作用,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毛寿龙:谢谢。下面请白智立评论。



白 智立: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我是最没有哲学思维的人,来这里听实际上是来学习的,感谢大家讲了这么多非常好的内容。有很多问题,我也想向各位请教,我参加这个会议的动机,最重要的是我们国家,中国搞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是什么,它既不同于过去传统的计划经济,也不是说跟西方国家的所有 的制度完全一样,好像是我们选择了第三条道路,以前我们封杀了姓资和姓社的讨论,这是我们中国人无法去思考中国将来走向何方的问题。


也非常想向各位请教一下,兰德的思想本身是不是有非常深厚的俄国的背景?因为她所提出的一些观点,或者是一些想法本身,她的一些哲学,我个人感觉都是对前苏联的否定,特别是我本人看了以后,出于对社会主义某些虚伪方面做的一些反思和反省,是不是这样,请专家做一个回应。


除 此之外,我看了一下,感觉到兰德的思想本身是不是她跟我们东方的思想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因为她讲的很多内容非彼即此,是不是跟我们东方的思维有很大的不同。我想兰德的思想本身,就像我们简短的介绍中谈到的,它是一个乌托邦,可能是一个追求的目标,或者说她给社会提出的一种价值的选择,让大家更进一步得到 思考。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在判断人的价值的时候,人的价值所创造的低或者是高,并不是判断人的价值的标标准,判断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也想请教一下。



主持人:谢谢白智立,提了很多问题,我们下面欢迎Dr.Yaron Brook给一个回应。



Dr.Yaron Brook: 谢谢,我刚才听了大家非常好的一些建议,真的很有意思。我想安兰德如果她本人还活着的话,她看到中国有人这么讨论她的观点也会非常激动的。最后一位发言人说安兰德的思想是否跟俄罗斯有渊源有关,确实是这样的,很大程度上跟她在苏联的遭遇有关,跟她对共产主义的不满是有关的,当然安兰德她本人不能够活到柏林 墙被推倒的那一天。


刚 才大家的几个观点,我们再讨论几个月也是没有结果的,对于兰德的一些观点,大家有同意有不同意;我也有同意,也有不同意。一个是到底判断人的价值的标准是什么?在兰德看来,人的价值标准就在于个体的生命是否更幸福,是否更加美好,兰德看来,其实她的价值观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在兰德看来,一种价值观它如果能 够增进,提升个体的生命就是好的,如果它伤害了个体的生命它就是不好的。好的价值观能促进个体生命的提升,能让人更快乐,更成功,更繁荣。那些坏的价值观就是会破坏威胁个体生命的东西,在此基础上兰德认为理性很重要,你没有理性就很难区分什么是好的价值观,什么是坏的价值观。我很喜欢可卡因,但是不能因为 我喜欢可卡因就说可卡因是一个很好,很高尚的东西,可卡因能够为人带来好处和幸福,它就是一个很好很高尚的东西,你做出这个判断必须要有理性,必须经过理性思考才能知道某一种价值观是否能促进个体的生命,使人变得更幸福,而哪些价值观使人变得更不幸福。


第 二个,我要澄清的地方,亚当斯密斯和兰德,其实我想他们还是不一样的,他们在对自由和道德的这些方面的方法是不一样的,在兰德看来,她认为资本主义和自我利益是可以的,人们可以去追求自我利益的,因为自我利益其实它是一支看不见的手,如果社会当中每一个人都能够努力追求自我利益的话,整个社会会更加发达。 但是我们传统的观念,还有马克思主义他不是这么认为,他认为一个是自我利益,和社会福利,当它们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该让位于社会福利,为了让更多的人活得更好。但是在兰德看来,她认为首先我们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利益,对我自己好就好,如果同时也对社会产生了良好的影响那就更好,不对社会做出的贡献是我追 求自我利益的副产品,所以兰德认为在这个观点上来说,资本主义能够让每个人去做能够让自己幸福的事情,所以资本主义好,如果能够同时对社会也好,那就更好。如果一个人真正追求自己利益的话,他是不会伤害这一个社会的。


我 还想澄清就是对于自私自利,或者对于自我利益这一个观点的看法。兰德倡导的追求自我利益,绝不是让你利用,或者去把别人当成工具。在兰德看来,其实撒谎、偷窃、背叛和谋杀这些从来都是不符合个人的利益的,就比如说撒谎,本身是具有破坏性,是不好的,不是说撒谎伤害了别人,同时撒谎也会伤害到你自己,最终会 使一个人导致他的理性是遭到破坏,理性错乱,像偷窃,谋杀同样也有这样很大的破坏效果。所以兰德说的追求自我的利益不是说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一个人要非常注意开动脑筋,才知道到底自我利益是什么,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我希望能活80年,到底什么才符合我的自我利益,不是说我现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是自我利益,是人需要动用理性做很深层的思考才会发现的。其实这个社会上真正很自私的人就像很利他的人一样,都是很少的,很少人很自私,也很少人真正很利他。


我 最后想澄清一下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我们都说了很多,其实没有人对它真正下一个定义,在兰德看来,资本主义的核心在于国家和经济活动的分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其实中国的,美国的,欧洲的他们都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的制度,兰德的观点来看资本主义甚至还没有诞生,我们现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不是真正 意义上的自由。在兰德看来,国家唯一责任就是保护,甚至动用武力保护个人的权利,国家的责任不是收税,在这个方面我们知道西方资本主义在走下坡路,东方资本主义似乎在走上升的道路,我想说东西方现在的资本主义都是一种混合上的东西,是一种社会与资本主义的糅合在一起的东西,在兰德看来人类社会还没有进入纯 粹的资本主义的时代,也许会有,我们现在是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因为我们真正迈入一个纯粹的资本主义的话,肯定会比今天更加美好。


最 后我还想说,兰德的哲学确实一度在中国,在美国都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但是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在西方兰德的思想被当做一种新的观念,为哲学界所接受。比如说在有的大学,我们的哲学系就有关兰德思想的课本和课程,在美国也有几十个这样教育培训的项目,就是跟兰德思想有关的,兰德思想很多的观点,包括伦理 方面、道德方面、政治方面、经济方面都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我还想说她的观点是有一点亚里士多德的色彩,如果你认真读一读她政治、道德、伦理方面的书,有很多是原创的,我就说到这,最后谢谢各位,我非常高兴看到兰德的思想被引入中国来,希望以后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研讨会可以举行。(热烈鼓掌)



毛寿龙:好,我们今天会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